返回

趙錚林芷月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487章 鬨鬼了?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烽定陂營帳。

阮淩霄坐在營帳中,任由軍醫在傷口上塗上膏藥,緊緊包紮起來。

感受著尚未完全癒合的傷口傳來的疼痛。

他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。

“趙錚……”

“本宮此次,必殺你!”

他心中幽冷暗罵一聲。

這傷口,還是先前趕往北盛京城之時趙錚在他身上留下的。

多日以來,傷勢總算逐漸痊癒恢複。

先前眼看著北盛將亡,大越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便奪得雲州。

可一切卻都失敗了。

但這一次,大越百萬鐵騎必可輕易踏平北盛!

正處理著傷勢,營帳外,卻傳來一聲通報。

“末將有要事,求見殿下!”

來人語氣很是急切。

聞言,阮淩霄眉頭微微一皺。

在這烽定陂中,就隻是等著看北盛禁軍是否有膽子偷襲大越的糧草。

但此時烽定陂中一切安定,能出什麼事情?

“黃貊,進來答話。”

他隨口傳召一聲。

很快,一名中年將領便迅速邁步走進了營帳之中,向著阮淩霄恭敬行禮。

“殿下,按照軍令,昨夜本該有忠武校尉李戎漭押運糧草前來烽定陂。”

“可而今已至晌午,李戎漭等人卻未曾到來。”

“末將擔心,是否出了什麼變故!”

押運糧草的隊伍,未曾如期而至?

聽著黃貊的稟告,阮淩霄頓時眉頭緊皺起來。

糧草押運,乃是軍機要事。

萬不能有半點延誤閃失。

若有差錯,便是大事!

想了想,阮淩霄又再度詢問。

“可曾派人前去探查尋找?”

聞言,黃貊連連點頭。

“末將一早便已經派出人馬前去接應。”

“但不知何時才能趕回覆命。”

事關大軍糧草,他不敢有多怠慢。

阮淩霄目光逐漸沉凝下來。

這烽定陂一地,本就是為了防止北盛禁軍偷襲糧草所設下的埋伏之地。

尤其是這押運糧草之事,最不該有任何閃失。

待包紮好傷口,他站起身子,來回踱步。

不知為何,他的心緒尤為凝重,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。

剛好這時,營帳外,卻又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。

“殿下,黃將軍!”

“我等前去接應押運糧草的隊伍,卻並未發現他們!”

冇有發現?

阮淩霄和黃貊兩人心中驟然一緊。

前去接應之下,都未曾發現押運糧草的隊伍。

那這些人,究竟去了何方?

但很快,阮淩霄卻又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。

沉聲向著接應的兵士詢問。

“你們前去接應押運糧草的隊伍,為何這麼快便趕回來了?”

就算李戎漭那些人出了什麼變故,也不應該會是在烽定陂四周。

否則,烽定陂中的大軍,必定能夠察覺到什麼動靜!

那兵士連忙答話。

“回稟殿下,我等剛離開烽定陂不久。”

“便發現道路上有押運糧草的馬車所造成的車轍印。”

“可是,那些馬車不知為何,臨近了烽定陂後卻又調轉了回去!”

“沿途也未曾發現,任何的廝殺跡象!”

聽到此,阮淩霄心緒愈發凝重。

照這麼說,李戎漭一行人,應當已經臨近了烽定陂。

可為何又一聲不響地折返回去?

更為蹊蹺的是,烽定陂外,還冇有任何廝殺跡象!

押運糧草,事關重大,自該通報到他這邊。

這一切,簡直詭異!

黃貊也在皺眉沉思,狐疑地向著阮淩霄詢問。

“殿下可曾收到什麼調令?”

“那李戎漭身為忠武校尉,對我大越一向忠心耿耿,行事也算多智。”

“又負責向我烽定陂中押運糧草,斷不會隨意改變行程。”

若是太子殿下這邊收到了什麼調令,或許便能解釋得通了!

阮淩霄卻沉重地搖了搖頭,他哪裡收到過什麼調令?

在攻破雲州城前,這烽定陂乃是軍機要地。

斷不會輕易調動!

可李戎漭一行人的消失,是在太詭異了!

幾乎是在烽定陂大軍眼皮子底下消失的!

還能鬨鬼了不成?

忽然!

他似是想到了什麼,雙眸驟然一凝!

“不對!”

“隻是押運糧草,斷不該出現絲毫閃失!”

“而李戎漭一行人,又是自糧草存放之地趕來。”

“如今折返回去,必定是要趕赴武關坡!”

“北盛賊軍,很有可能已經暗中潛入過來了!”

“恐怕……他們已經察覺到這烽定陂乃是我大越故佈疑陣了!”

想到此,他臉色緊跟著狂變起來!

李戎漭一行人,不隻是負責押運糧草,更事關大越真正的糧草存放之地。

這些人突然折返,那很有可能便意味著……

北盛賊軍,已經知曉了真正的糧草存放之地!

頓時間,黃貊的臉色也緊跟著驟然僵住!

武關坡糧草,斷不能有任何閃失!

阮淩霄臉色難看起來,緊咬著牙關。

越是向著李戎漭一行人的去向,心中便越是緊繃!

武關坡,恐怕要出事了!

一瞬間,他額頭冷汗直冒,不敢有半點猶豫。

“傳令!”

“烽定陂大軍調撥三萬人馬。”

“即刻隨本宮出發,趕赴武關坡!”

“軍情緊急,不得有半點延誤!”

聞言,黃貊心中頓時凜然。

烽定陂中,足足有著四萬兵馬駐紮。

此時調撥出三萬,便已出動了大半!

阮淩霄緊握著拳頭,臉色冰寒至極。

“北盛賊軍之中,竟還有些手段不俗的人!”

“能夠察覺到烽定陂一地的陷阱!”

“但不論是誰,都得一併誅殺!”

“屆時,將此人的頭顱高懸在兩軍陣前。”

“還有那趙錚,他勢必要將以往的仇怨,悉數討要回來!”

抽筋拔骨,難消其恨!

……

攘越郡境內。

李戎漭看了眼一旁的趙錚,心緒一陣緊繃。

自烽定陂一路趕來,等穿過攘越郡,便可抵達武關坡!

隻不過一路奔襲之下,他們這三千五百餘人竟絲毫未曾停歇!

全程都在急行軍!

他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子狐疑。

這些北盛反臣,投奔了大越之後,對於兩國戰事竟能有這般看重?

想了想,他又試探著向趙錚詢問。

“柳將軍,這攘越郡內,也有大軍駐紮。”

“奔襲途中剛好經過攘越郡營帳。”

“屆時,不如先行去尋攘越郡內的大軍派人陪同?”

“說起來,攘越郡內的莫將軍,可也是兵聖大人的義子!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