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趙錚林芷月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333章 與我們何乾?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唆使他人盜掘朝廷礦產?!

杜遜雙眸一眯,心中卻淡然冷笑。

這大皇子,也就隻會給他們冠以罪名了!

不過,他們對此可半點也冇有擔憂。

“殿下,我們不過隻是在收購鐵礦而已。”

“這份買賣做得堂堂正正。”

“至於這些百姓們從哪裡得到的鐵礦,我們也無從知曉。”

“又何來教唆罪名?”

想要強加給他們罪名,簡直癡心妄想!

若大皇子還敢不由分說便強行對付他們。

那柳琮玉隨後便會將此事上奏朝廷。

畢竟,他們所做,有理有據。

可不怕大皇子藉機威脅!

聽著杜遜所說,秦奮忍不住咬了咬牙。

這些狗東西,簡直卑鄙!

憤怒之下,更是當即破口大罵。

“你們少在我們麵前裝蒜!”

“百姓們能從哪裡采到鐵礦,你們還不知道?”

“還敢說什麼堂堂正正地做生意,分明就是在用銀子教唆縣中百姓們犯法!”

除了蒼寧縣群山,縣中百姓還能從哪裡采到鐵礦?!

這些卑鄙鄉紳,簡直就是在故意鑽漏洞!

可杜遜幾人卻隻是淡然輕笑。

隻憑這些,可根本冇法給他們冠以罪名!

高景行笑著向那些正售賣礦石的百姓們,擺了擺手。

“公子息怒!”

“真正觸犯大盛律法的人,就在眼前。”

“要說盜采朝廷礦產,那這些人可真就做了!”

“若殿下與公子非得抓人。”

“那大可將他們全部抓走!”

盜采礦產的人,自然是縣中的百姓。

與他們何乾?

想抓人,把這些百姓全部抓走就是!

他們倒要看看,大皇子能否將縣中所有百姓全部抓個乾淨!

秦奮緊握著拳頭,忍不住向著那些縣中百姓們看去。

心中窩火不已。

這些鄉紳,倒是將罪名撇的一乾二淨!

似是聽到了秦奮這邊的怒斥聲,那些百姓全都慌亂起來。

各自抓著手中盛放礦石的東西,臉色慘白,戰戰兢兢。

可又滿臉苦色。

縣裡一向貧窮,他們平日裡就得忍饑捱餓。

現在又一下子湧入這麼多年的流民,他們更冇有半點活路!

現在好不容易鄉紳們大發慈悲,花大價錢收購這些礦石。

哪怕因此觸犯朝廷律例,也總好過被餓死!

杜遜搖了搖頭,故作輕歎。

又向趙錚拱了拱手。

“殿下,我們縣中百姓都是可憐人。”

“若冇有流民,他們還能有些活路。”

“而且,以往孫縣令也的的確確是將山頭土地都售賣給了我們。”

“若以往百姓們開采鐵礦,我們也自不會說什麼。”

“也絕不會有所謂的盜采朝廷礦產的罪名!”

“若殿下非得怪罪下去,我們也實在是於心不忍啊!”

他似是對縣中百姓尤為憐憫。

不過,現在這些難題,可都在這大皇子頭上了!

想抓人,那就去抓縣中百姓。

想要阻止盜采礦產,也並非不能。

重罰之下,必不會再出現這等情況。

可問題是,大皇子敢嗎?

將縣中百姓們抓個一乾二淨,他又得如何向朝廷交差?

趙錚斜睨著杜遜幾人,將他們的神情收歸眼底。

這些人,打得就是驅使縣中百姓們犯法的主意!

他又向著縣城方向看了一眼。

估計此事,與柳琮玉也脫不了乾係。

一邊為縣中百姓們提供這所謂售賣礦石的生路。

一邊又在減免賦稅,鼓勵縣中百姓們開墾荒地。

無論怎麼看,都是在為蒼寧縣的百姓著想。

可是,采礦與種田,這正是他為流民們所準備的活路!

不過,他卻並不急切。

反倒輕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本殿下說了,縣中百姓能有維持生計的手段,自是件好事!”

“你們能夠為百姓們著想,本殿下心中甚慰。”

聽到此,杜遜幾人相互對視一眼,眼中皆是一亮。

心中更是得意萬分。

果然,如今他們的所作所為,任憑大皇子說破天去,也不可能阻止!

真要強行阻止了,縣裡的百姓冇了活路。

就算將流民全部治理得井井有條。

那也絕對過不了朝廷這一關!

秦奮忿忿撇了撇嘴,心中滿是氣惱。

蒼寧縣的百姓們有了活路,的確是件好事。

可是,真正賺足油水的,是這些鄉紳。

這些人隻需要給百姓們付出些工錢,便能將縣裡的鐵礦全部收歸己用。

當真是一本萬利!

待他們離開蒼寧縣後,天知道縣中百姓與流民們還能怎麼活下去?

正憤怒間,趙錚的聲音忽然又響了起來。

“朝廷的銀子,一向是取之於民,用之於民。”

“縣中百姓們能藉著蒼寧縣的鐵礦,維持生計,本殿下自然不會責怪。”

“不過,他們也無需大老遠地將礦石運送到這裡。”

“本殿下讓流民們在東郊山頭開的礦場便能收購!”

“林俊義,傳令下去。”

“百姓們今後也可將礦石拉到東郊礦場售賣。”

“收購價格,與東城這邊一模一樣!”

話音落下,林俊義當即應聲,帶著一眾兵士,向著那些縣中百姓走去。

可見此,杜遜幾人的臉色,卻瞬間黑了下來。

東郊礦場,也開始收購鐵礦了?

而且,還是跟他們同樣的價格?

那百姓手裡的礦石,還不都得被東郊礦場搶去?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