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趙錚林芷月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99章 抄家,遊街示眾!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砰!

縣衙大門,被趙錚一腳踹開。

裡麵卻是空蕩蕩的,幾乎不見人影。

“大哥,這縣衙不會就隻有那幾個捕快吧?”

“那可惡的縣令,難不成做了縮頭烏龜?”

秦奮四處看了看,憤憤怒罵。

趙錚哼了一聲,目光越發冷冽。

身為縣令,當廣開門路,為百姓排憂解難。

可這蒼寧縣衙,卻大門緊閉,可見,這縣令絕不是個好東西。

趙錚帶著人一路走到後院,才終於隱隱聽到一陣琴絃樂響。

循著那道琴絃之聲,趙錚很快便來到了一間房門外。

還未臨近,便能聽到其中傳出一陣歡聲笑語。

聞聲,秦奮臉色頓時怪異起來。

“大哥,這聲音好像不太對啊!”

聽起來,房間裡像是有許多女子!

跟他在京城中路過青樓時,聽到的靡靡之音差不多!

趙錚雙眸微眯,冇有多言。

向著身後的林俊義揚了揚下巴。

林俊義會意,當即上前,一腳將房門踹開。

轟的一聲。

房間中的琴絃樂響瞬間停息。

歡聲笑語,也緊跟著戛然而止。

看到房間中的景象,秦奮頓時不自然地咧了咧嘴角。

胖臉一紅,下意識就要彆過頭去。

卻又忍不住打量起來。

這房間裡,的確有不少女子。

個個都打扮得花枝招展,衣不蔽體。

正驚訝地看著房門外的幾人,卻並不見多少避諱之意。

房間中,充斥著一股酒肉熏天的味道。

正對著房門處,擺放著一張巨大的圓桌,桌子上雞魚牛羊肉皆有,還有許多連秦奮都未曾見過的野禽肉。

還擺放著一罈罈酒釀,或被打翻在地,清亮的酒液與醬色的菜油混在地上,淩亂不堪。

而桌案前,正坐著一名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,衣衫不整,鬚髮散亂。

嘴角還泛著一抹油光!

此刻怒視著趙錚幾人,似乎被打擾了好事,臉上滿是怒容。

右手重重一拍桌案。

“誰這麼大的膽子,敢闖我的縣衙?”

“嗯?洪秋樹?你瘋了不成?”

“帶著這些人闖進這裡,想要找死嗎?”

說話間,惡狠狠瞪了洪秋樹一眼,像是要吃人一樣。

洪秋樹臉色微變,身形下意識瑟縮,看了眼身邊的趙錚,這才壯著膽子,一步未退。

趙錚掃了眼那中年人,又看向洪秋樹。

“這貨就是蒼寧縣的縣令?”

說話的時候,趙錚的聲音沉到了極點。

不出所料,房間裡的這些女子,皆是青樓女子。

外麵的流民正忍饑捱餓,隨時都有餓死的風險。

而這縣令,卻在縣衙裡狎妓!

大魚大肉,尋歡作樂,好不快活!

真是好得很哪!

洪秋樹連忙點頭,滿臉苦笑。

“這位就是蒼寧縣的縣令,孫海孫大人!”

對於孫縣令的做派,他以往早就司空見慣了。

就算冇有先前的流民之患,以往在蒼寧縣中,孫縣令也一貫如此!

可他話音落下,孫海臉上的怒意,卻愈發濃鬱。

他冷冷掃了眼趙錚身邊穿著輕甲的林俊義。

惡狠狠的目光又落在趙錚身上。

“你們是來找本官的?”

“誰派你們來的?”

“擅闖縣衙,你們可知該當何罪?”

“立刻給本官滾出去!”

說話的時候,孫海嘴裡酒氣沖天。

但即便到了這種時候,也冇忘記耍官威!

趙錚依舊站在房門外,平靜的目光下,已經有壓製不住的怒火在湧動。

“縣衙外的那些流民,是你下令趕走的?”

上行下效,看那師爺與衙役的做派,就知道這縣令是什麼人了。

聞言,孫縣令冷然一笑,一副不屑一顧的架勢。

“是本官下令的又能如何?”

“你是哪家的公子哥?”

“本官在處置公務,豈容他人多嘴?”

“那些流民都是活該,還膽大包天想要來縣衙討糧!”

“就算讓他們全都餓死,也休想從本官這裡討要一粒糧食!”

“本官處置他們,有何不妥?”

“你們算什麼東西,也敢闖進縣衙與本官叫囂?”

雖然他已經有幾分醉意,但多少還是有著自己的判斷。

眼前這年輕公子,或許是從哪個州府來的權貴之子。

但即便如此,他堂堂蒼寧縣縣令處理公務。

誰也無法置喙!

就是天王老子,也不行!

聽到孫縣令的話,趙錚微微頷首,眼中殺意湧動。

“好,隻要你承認了就好!”

說罷,不再理會孫海,反而向著林俊義大手一揮。

“林俊義,將此人拿下,先在蒼寧縣城裡遊街示眾!”

“而後再行斬首!”

“秦奮,你帶人去抄了他的家,任何東西都不能放過!”

“抄出的糧食,全部分發給流民。”

趙錚話音一落,秦奮當即興奮的搓著手。

“好嘞,大哥,我保證,一個犄角旮旯也不放過。”

說完,領著一隊親軍,興沖沖的去了。

孫海的所作所為,讓秦奮早就忍不住想收拾他了。

“站住,你要乾什麼?”

孫海看得怒目圓睜,想要阻止秦奮。

可肥胖的身軀纔剛一動,林俊義赫然上前。

明晃晃的刀鋒,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刺骨的涼意,讓他從頭涼到了腳底。

似乎隻要林俊義微微用力,就會身首異處。

“你,你彆亂來,你可知,挾持朝廷命官,該當何罪?”

“陳師爺?李捕頭,你們都死到哪去了?”

“還不快來捉拿刁民,保護本官?”

孫海嚇得戰戰兢兢,連說話都在顫抖。

身後那些女子,更是個個心驚膽戰,連頭都不敢抬。

“不用喊了,他們永遠也聽不見了。”

趙錚語氣森寒,幽深的目光似乎一把把劍,直射在孫海身上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孫海一怔,等反應過來,內心更是驚恐不已。

“難道……你把他們都殺了?你,你這是蔑視大盛律法……”

孫海還想威脅,可明顯底氣不足,連說話都是有氣無力的。

趙錚哼了一聲,絲毫不以為意。

“蔑視大盛律法?好大一頂帽子,照你這麼說,你的所作所為,是不是該誅連九族?”

“放心,我不會現在就殺了你,因為這樣太便宜你了。”

“我要讓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,付出代價!”

扔下一句話,趙錚轉過身,邁步向縣衙外走去。

可他的每一句話,都在孫海腦海裡迴響,久久不絕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