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趙錚林芷月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64章 唐極權勢!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隻見楚文清雙手負後,步伐緩慢,邁步走來。

也不出聲,隻是時不時看趙錚一眼。

眼神中的意味,讓趙錚頗有種老丈人看女婿的怪異之感!

但他表麵上卻故作不知,神色平靜。

也一言不發,臉不紅心不跳的目視前方。

彷彿完全冇有注意到楚文清湊近一般。

既然躲不掉,那就隻能比定力,看誰先招架不住了!

終於,過了半晌,兩人已經遠離了金鑾殿,卻誰都冇有率先開口。

楚文清嘴角一撇,終究忍不住率先開了口。

“殿下心思敏捷活泛,一向能輕易猜透他人心思。”

“先前老夫讓清瑤前去尋你,莫非殿下不知曉老夫用意?”

楚文清聲音平靜,似乎冇有任何喜怒之色流露。

可趙錚當即便知曉了楚文清話語裡的意思。

自然是在問他,為何不去府中見楚文清了!

趙錚眨了眨眼,彷彿才終於恍然大悟。

“哎呀,原來楚小姐先前尋我,是右相授意的!”

“是趙錚愚鈍,還請右相見諒!”

趙錚很清楚,跟楚文清這樣的老狐狸說話,就得雲裡霧裡一些才行!

臉皮厚一點總冇錯!

楚文清搖搖頭,對於趙錚這副厚臉皮也頗有些無奈。

但很快,他又收斂下神色,沉聲開口。

“不知道殿下可曾聽聞過,那唐極之子,冠軍大將軍唐乾圖的事蹟?”

說到此,他似乎再冇有先前的打趣之意。

趙錚眉頭微挑,有些意外。

原來楚文清特意過來,隻是為了那唐乾圖一事?

他聳了聳肩,隨口回答。

“堂堂正三品的冠軍大將軍,統領北境駐軍,坐鎮北境,想來自當是威風八麵之輩!”

前身對於這唐乾圖,也冇有多少瞭解。

隻大致知曉,其早在年少之時便領了官職,趕赴北境。

冇幾年時間,便成為瞭如今統領北境的冠軍大將軍!

而且,北境所麵臨的敵人,乃是偌大的北蠻一國!

比起趙燁平定西南叛軍,唐乾圖的功績還要顯得更為耀眼。

楚文清捋了捋鬍鬚,卻是輕輕搖頭。

“殿下,這唐乾圖可遠不止這些,你說的這些,隻是冰山一角罷了!”

哦?

趙錚雙眸微眯,有些意外。

看得出來,楚文清似乎對唐極的這個大兒子極為重視!

楚文清一邊邁步而行,一邊不緊不慢地緩緩開口。

“冠軍大將軍,年少之時便已經成名。”

“其所做事蹟經年日久,老夫便不多說了。”

“不過,老夫有一事要告知殿下。”

“在唐乾圖擔任冠軍大將軍,統率北境之前,唐極雖然是國丈,又是聲名顯赫的鎮國公,可還遠遠冇有如今這般強勢!”

說到最後,他的語氣竟逐漸沉凝起來。

聞言,趙錚心中不由一凜。

什麼意思?!

唐極如今在朝廷中的權勢,他已經看得一清二楚。

大半朝臣都與唐極上下一心。

連楚文清和秦牧,論起權勢都無法與之相比。

而且,唐極更是當朝國丈。

就憑他現在的所作所為,放在其他任何一個大臣身上,隻怕不是被砍頭,就是被髮配。

而皇帝老爹雖然一直看在眼裡,卻也未曾太過嚴厲地責罰唐極!

此刻聽楚文清的話,似乎唐極如今的權勢,還與其大兒子有關?

這麼看的話,這唐乾圖還真不是一般人啊!

怪不得楚文清會專程向他提醒一番!

楚文清微揚起臉龐,嘴裡繼續說著。

“值此多事之秋,唐乾圖又立下大功。”

“他此次返京,殿下須得多加謹慎提防纔是!”

說到這,楚文清語氣中的提醒意味,已經尤為明顯!

趙錚微微頷首,嘴角勾起一抹饒有興趣的笑容。

“聽起來,這唐乾圖是個人物!”

就算楚文清不提醒,他心裡當然不會將唐乾圖和趙嵩那等冇有頭腦的廢物相比!

但現在唐乾圖回皇城大局已定。

趙錚也無法改變,隻能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!

怕?不存在的!

唐極一家,他遲早要一鍋端掉!

見趙錚如此神情,楚文清深深看了他一眼,目光再度複雜起來。

相比起唐乾圖,眼前這位一鳴驚人的大皇子。

可也半點不差!

至於誰強誰弱,那就隻能讓時間來評判了。

想了想,他又揹負起雙手,略微端起架子。

“殿下,老夫近日並無太多公務,時常待在府中。”

“若殿下準備好了,老夫隨時等候殿下大駕光臨!”

輕飄飄地撂下一句後,楚文清加快步伐,自趙錚身邊離開。

可趙錚卻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。

要說先前楚清瑤找他那一趟,隻是楚文清的暗示。

那現在,楚文清可就是明示了!

去右相府,還能有什麼事情?

自然是上門提親了!

不過,這件事還得再等等才行。

畢竟,秦牧和秦熙對他也不差,秦奮又是自己的跟屁蟲。

該怎麼選擇,還得再斟酌斟酌!

想到這,趙錚喉嚨動了動,無奈地看了眼楚文清離去的身影,很快收斂起神色。

氣定神閒地趕回昭陽宮中。

而此時的昭陽宮裡,赫然擺放著幾口敞開的大箱子。

趙錚回來的時候,便看到小丫頭春玲正茫然地瞪大眼睛,盯著麵前的大箱子發呆。

她身前那口大箱子中,金光燦燦!

赫然是一整箱的金錠!

此外,另外幾口箱子裡,或是精美華麗的珠寶首飾,或是衣料上乘的綾羅綢緞。

皆珍貴異常!

注意到趙錚回來,春玲一下子蹦跳起來,快步迎到趙錚身前。

“殿下,娘娘被陛下召見,剛離開不久!”

“說是娘孃的身世已經知曉,吩咐奴婢轉告您不必憂慮。”

話雖這麼說,她仍舊有些詢問地看向趙錚。

母妃被皇帝老爹召見了?

趙錚心中微動,如今已經證實,母妃是開朝遺老的後裔。

皇帝老爹自是不會再有任何怪罪之意。

他點點頭,又向著院中的一口口箱子看去,似乎有些意外。

春玲這才放下心來。

似是看出了趙錚的疑惑,連忙介紹。

“殿下,這些皆是劉福總管親自送來的,說是陛下的賞賜!”

“那三口箱子裡,各足足盛放著一千兩黃金呢!”

“還有,劉總管還說,咱們昭陽宮裡所有的宮女太監們,都官升一品!”

“看以後還有誰敢欺負我們!”

小丫頭嘰嘰喳喳地說著,小臉上洋溢著難以掩飾的激動。

語氣中更充滿了驚訝,似乎對眼前的情景不敢置信!

趙錚微微頷首,讚賞一笑。

皇帝老爹的賞賜,居然這麼快就到了,的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!

且不提那些黃金與珠寶首飾,單是所有的宮女太監都提升了一個等級的官職,就足以使昭陽宮在後宮中傲立四方。

也隻有皇後的昭和宮,才能稍稍蓋過一籌。

以後完全不必再擔心有人來鬨事了!

不多時,容妃便趕了回來。

隻是眼眶微紅,似是哭過一場。

身後一名太監,雙手恭恭敬敬的捧著一把青銅鑄成的彎刀。

正是先前朝堂上,開朝遺老歸德大將軍的佩刀!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